且听风吟

看客都是有缘人。

【林方】黄金搭档

一.

方锐是第一个知道林敬言要转会这事的。

“老林,你真决定好了?”

“嗯。”林敬言点点头。“我早就知道俱乐部在接触唐昊,你觉得还能是为了什么?”

方锐沉默。两人都心知肚明,林敬言近年状态的下滑是不争的事实。俱乐部这时候联系唐昊,明显就是为了引入一个新的顶尖流氓选手。

面对这个从自己一出道就成为自己搭档的人,方锐却说不出挽留的话。

“去霸图的话...其实也不错,”他听到自己在说,“那可是比咱们还大牌的传统强队,没准你就拿冠军了。”

“哈哈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
二.

方锐帮林敬言收拾东西。

收拾着收拾着发现一个纸箱,里面一沓沓的文件显然已经很久没动过了。

“这都是什么啊老林?”方锐随意地翻着。“还留着么?”

纸箱里的文件,赫然是关于各种盗贼技能的研究、由此可能衍生出的配合打法等。

那是二人最初组成犯罪组合的时候,林敬言为了帮方锐提高查找的资料。

“还没扔啊?”方锐笑道。

此时他已是全明星级别的盗贼选手,而这个一路带他走来的、亦师亦友的人,却因为状态下滑不得不另觅东家。

这就是电子竞技的残酷。友情牌是无用的,要想争冠,唯有用实力说话,任何感情的因素都会被战队抛弃在外。

“书到用时方恨少嘛,不过现在应该不需要了。”林敬言说着,把这些文件归到了“处理”那堆。


三.

去往机场的路上是方锐开车。两人一大早出发,就为了避开早高峰。

“车技有进步啊,最近也没看你怎么开过。”林敬言称赞道。

平时二人都在战队吃住训练,除比赛外少有一块出行的机会。坐惯了战队的大巴,这还是几个月来方锐第一次开车。

“还是师傅教得好嘛。”方锐故作谄媚地说。

方锐开车,还是林敬言教的。

方锐来呼啸的第一个夏休期,为了提高荣耀水平外加尽快地适应盗贼这个职业,就留在了俱乐部里加训。暑假加训自然不像平时那么紧张,于是方锐报名了驾校。林敬言作为队长,管理的事务繁杂,也留了下来,于是每逢周末就带方锐去郊区练车。

林敬言开车跟他的人一样,谦和有礼,遇到老人小孩都主动让路。方锐的猥琐流风格在那时已形成,开车也是各种投机取巧,能钻过去的空隙绝不会绕远一米。可性格迥异的两人在荣耀战场上却是配合越来越顺手,在战队里已经有着“呼啸第一搭档”的称号。

高大的候机楼在视野里出现,把方锐从回忆里拉了回来。

“走了,你自己保重。”林敬言平静地说道。

方锐朝前走出一步,俩人拥抱了一下,算作告别。

“拿个冠军给我看看。”

林敬言笑:“你这是祝福我还是咒自己呢?那就拿个冠军给你看看。”

那天方锐在候机厅的长椅上坐了两个小时,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
四.

唐昊接过了呼啸队长的指挥棒,然而他强悍而勇猛的战斗风格让方锐格外不适应。

只是磨合期,过了就好了,他这么安慰自己。

然而在配合失误的时候,他总是会想起老林。

老林这个人,真他妈有意思。

他用着流氓角色,真人却和流氓千差万别,方锐想起来自己来到呼啸的时候,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号称的“第一流氓”。

虽说选手本人和角色不能混为一谈,这是常识。然而每个人选角色的时候多少都会带有自己的性格色彩,可尼玛这林敬言也差太远了吧!

方锐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敬言风度翩翩地接过他的行李,一边体贴地告诉司机下午四点走哪条路最顺畅。

从那天起林敬言这个斯文的流氓就成为了他的导师,他的队长,未来他最好的搭档。


五.

方锐随着这个陌生的呼啸一起举步维艰地前进着。

说来奇怪,老林走了,也终究只是走了一个人,然而方锐却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呼啸了似的。

他才意识到林敬言对他的职业生涯影响有多么大,自己的战术素养、战斗风格、思维方式,无一不是在和林敬言的配合下搭建起来的。对战队来说,换的只是队长。对方锐来说,换的是自己最熟悉的搭档。

何况这新的搭档,还并不愿意和他合作。

唐昊是个非常有实力的人,他的单兵作战能力让方锐也很佩服。但是他对猥琐流的风格完全不认同,这让方锐愈加难受起来。他告诫自己,要想适应这个以新的流氓为中心构架起来的队伍,自己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。

然而猥琐了这么多年,要让自己改变风格是必然不可能的。方锐想都没想为了唐昊抛弃猥琐流,只能尽量地做出力所能及的改变。

然而太难。太他妈难了。

打得这么不舒服方锐心里也不爽。他自认是个非常有团队协作意识的人,然而自己现在的队友却都想各干各的。他心下烦闷,想找林敬言抱怨,却又担心他在霸图适应的情况不知怎样,也不想给他平添烦恼,两人已经有阵子没联系了。

嫁出去的队长泼出去的水啊,方锐叹道。


六.

方锐还是给林敬言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老林,我决定去兴欣了。”

“...兴欣?”林敬言诧异,然而与呼啸经理不同的是,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很快想明白了:“这对你现在的处境来说,倒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“我就知道!哈哈,还是你老林有眼光!而且,我还打算把气功师重新练起来。”

“这...”林敬言也犹疑了一下。“你自己把握好就行,我相信你。”

“要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”

 简简单单的一句“我相信你”,方锐知道只有林敬言对他说这话时是完全真心的。就像好几年前,输了比赛的少年垂头丧气地回到比赛席上,甚至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打好盗贼时,每天晚上陪自己加练的队长总会说:“继续加油吧,我相信你。”

“兴欣以后的路可不好走啊,不过这一年无论成绩如何,从叶修那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。”林敬言还在从方锐的角度考虑,从长计议。

“老林你怎么样啊?打算打到什么时候?”

“你觉得我还能打几年?”

“我觉得你能打到跟我一起退役。”

“别闹了,”电话那头林敬言笑起来,继而语气又严肃了下来:“我可能这个赛季结束就打算退役了。”

“加油吧,你自己把握好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哎,老林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没能和你一起拿个冠军,还是挺遗憾的。”


七.

没能和老林一起拿到冠军,自己却亲手断送了他的最后一次冠军征途。

赢了比赛的方锐没有想象中的喜悦,他不知为何心情有些沉重。

自己什么时候也学会感伤了,他自我厌恶地想。比赛就是比赛,没有人不想赢的。

也许自己感伤的,并不是老林不能再继续打了,每个人都有这一天,都要面对退役与否的艰难选择。

而是那场单人赛上,自己与老林亲手撕碎过去的那份默契、为此甚至打出了不合常理的粗暴风格的那一刻,让方锐心里特别难受。

他和林敬言从来没有拿到过最佳组合什么的奖项,毕竟一叶之秋和沐雨澄风的存在太过耀眼。他们的组合在联盟里,也不过是以猥琐流著称的“犯罪组合”,听起来颇有点江湖气息。

然而在方锐自己心里,流氓唐三打和盗贼鬼迷神疑就是当之无愧的黄金搭档。

只是这次,一个用着新战队打造的新角色,一个干脆连职业也换了,最熟悉的搭档变成了对手。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也随着面目全非的地图一起被迅速遗忘。

 

八.

方锐问林敬言退役以后有什么计划,他说打算先出去走走。

这一走第一站就来到了H市,方锐带着林敬言满大街找小吃,逛西湖,坐在公园长椅上聊天。

卸下了担子的林敬言看上去整个人年轻了几岁,荣耀于他,已是一段过去。虽然没有登上最辉煌的塔尖,但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没什么后悔了。现在他终于可以思考自己下一步的人生,荣耀之外的世界里他依然是个年轻人。

林敬言说他想去读大学,捡回为了荣耀放弃的青春。

方锐说老林你简直是联盟第一书生。就连张新杰都不见得比你执著于知识积累。

“以后还得成家立业,没有学历总归是难以立足啊。”林敬言感叹着。

有那么一瞬间方锐感觉怪怪的。

“你妈逼你相亲了?”

“......早作打算而已。”

“哎哎哎老林你喜欢什么样的啊?大胸细腰大长腿?哎说来听听说来听听。”

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”

“我这不是关心你吗老林。兄弟的终身大事可得好好给你把关。”

“我就喜欢聪明的、听话的、比我小的,最好是又懂荣耀又懂我的。”

“...要求还不少啊你。”

“这还算多?我都没要求有胸有腰有屁股。”

俩人沉默了一会儿。方锐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:

“哎老林,打完这赛季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。”

林敬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说:“好啊。”

 

九.

方锐疲惫地走下赛场。他的手指还在不可控地微微颤抖着,但是他掩饰得很好。

看来自己这一季的比赛,就到此为止了啊。

他接过陈果递来的毛巾,脑海里还在一遍遍地回放着与吕泊远的对决,如果那一秒钟我没有迟疑,如果那个技能能快些出手,如果......如果能再赢一场就好了。

他毫无形象地仰靠在比赛座位上,用毛巾盖住了脸。

“还没结束,比赛没有,你也没有。”

手机提示的声音响起,是林敬言的短信。

方锐把毛巾又盖回了脸上,因为他的眼眶有点湿润。

无论何时,自己这个最可靠的老搭档总是对自己有着100%的信任。你可以的。还没有结束。

他很希望老林就坐在观众席的什么位置,一直默默地看着比赛,看着他。

这样他就能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走过去,给他一个拥抱。


十.

兴欣赢了!妈的,赢了!

方锐在心中怒吼着,老林,看到了吗,我拿到了总冠军!

他下意识地就去看手机,手机却是一片安静,但他知道,老林一定在某个他看不见的地方微笑着。

大家一块儿举起奖杯的那一刻,方锐看着一路走来的兴欣的队友们,大家脸上都满是激动与感慨。

脑海里却不知不觉全是林敬言的身影。

 

十一.

赛后陈果又联系了一家度假村,把全队人拖去放松心情,享受假期。

度假村依山傍水,环境优美。第一天大部分人在昏睡中度过,第二天才开始真正四处游玩,观赏风景。

方锐V:“夺冠的感觉真好。”

[图片] [图片]

方锐没注意到自己手机开了自动定位功能。

晚上方锐没跟着大部队去逛,而是早早回到度假村的酒店,想着早点休息,这一天走走停停还是很消耗体力的。

有个人站在自己房间门口。

方锐手抖了一下,下午买的纪念品摆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“哎哎老林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来恭喜你夺冠啊。”

“哈哈,怎么没提前说一声...”

“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吗?”

林敬言今天好像有点儿反常,说话有点咄咄逼人。

“嗯...”方锐迅速地思考着,嘿嘿一笑:“是这样的,你不是要找个又懂荣耀又懂你的吗?我说的这人呢,自然是非常懂荣耀的。但是...”

“但是什么?”

“但是...但是她想攒两个冠军戒指当婚戒。所以相亲的事儿,得再等等。”

“要求这么高,”林敬言若有所思地说。“我看不用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一家有一个人戴戒指就够了。”

“嗯?什么意思?”方锐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哎老林你干嘛...”

“别装了,小芳。”林敬言简短地说道,回手关上门,再也没给方锐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
......


那天晚上,猥琐流的顶尖大师终于体会到了曾经的第一流氓在生活中真正“流氓”的一面。

“怎么样,感受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?”他听到爱人低哑的带着情欲的嗓音。

只是这一次,他不再有力气转过身去比中指了。

 

 
END

 
 
 


评论
热度(58)

© 且听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