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听风吟

看客都是有缘人。

【苏沐橙中心】我的两个哥哥

一.

从我记事起,我的记忆里就只有哥哥一个亲人。

我的哥哥叫苏沐秋,长我四岁,我们一起生活在H市一家小小的孤儿院里。

没人知道我们父母的故事——哥哥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他从四岁的时候,也就是我出生后没多久,就和我一起被送来了这里。懵懂的孩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王姨也不知道。已经去世了的、以前的院长将我们这些孩子托付给了她,她也就用尽全力撑起了这个说不上正规的孤儿院的运作。

孩子眼中的世界都是美好的,我从不觉得自己的童年缺失了什么。有时走在街上,会看到被父母抱着的孩子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景象。可我有哥哥,他也会这样抱我,王姨能让我们吃饱穿暖,哥哥还能去上学,晚上帮王姨收拾家务以后他就会给我念那些书本上的文字。我听不太懂,就盯着他傻笑,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。

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。


二.

王姨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她好像总是有很多烦心的事。

哥哥有一天晚上对我说,沐橙,如果哥哥带着你出去过,你会愿意吗?

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本能地感到一种恐惧。于是我说,我要跟哥哥在一起。

哥哥说,孤儿院的资金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王姨早就把自己的积蓄拿了出来,撑了大半年,也实在撑不下去了。

他还说,我们以后要靠政府管了,我们这些孩子很可能被分别领养。也就是说,我们兄妹俩有可能就要分开了。

我一下子哭了,我不要去什么新家,不要当别人家的孩子,我只要当哥哥的妹妹。

哥哥带我去找王姨的时候,她像是早就料到了。她拿给哥哥一个红色的小包,说,沐秋真是长大了,要带着妹妹好好的。

包里面有2000块钱,也许这就是王姨最后的积蓄了。靠着这笔钱哥哥和我找到了第一间小小的出租屋,没有流落街头。然后哥哥就开始了为未来、为生活、为我所做的漫长而细密的考虑。

那一年,他13岁,我9岁。


三.

哥哥没有选择继续读初中,那样的话我们就没有生活来源。他坚持让我继续读着小学,他说反正我一个小丫头也帮不上什么忙的。

我的哥哥那么聪明,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最适合他的生存之道,就是在游戏中赚钱。

论体力,他还在长身体,没办法去跟一群成年人竞争,寻求什么重活。于是他就在游戏里面,做代打,替人练级,倒卖装备,用他一切能想到的方式赚钱养家。

最初的日子捉襟见肘,然而哥哥总是尽力让我过得舒服。共吃一碗泡面的时候,他明明一个人都不够,却还是把大半都拨给我。

后来日子慢慢好转,哥哥也有了小小的积蓄。要为未来打算,他总是这样说道。未来的日子那么长,沐橙还要上大学呢。我很想跟他说,我就要一直陪着你,我不要你那么辛苦,但是看着他说这话时严肃的表情,我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我11岁,哥哥15岁那年,我们遇到了那个人,于是日复一日有些单调的生活中,第一次掀起了小小的波澜。


四.

叶修是个神奇的人。

他比哥哥小半岁,是离家出走才到了H市。我和哥哥都不理解,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有爸妈,有弟弟,有小狗,我和哥哥羡慕还来不及。

然而叶修说家里人不支持他的梦想。梦想这个词,对我来说很遥远,但哥哥却好像很理解他似的。

叶修来了以后,我们的生活有了不小的改善。生活来源一下子从一份变成两份,我们换了一间稍大一点的出租屋,在阳台上有个小灶台,我可以在他们打游戏的时候给他们烧饭,而不用担心油烟味弥漫到整个屋子了。

我发现哥哥笑的时候更多了。他一直是个爱笑的人,但有些时候他会陷入深深的思考,比如说为我的学费做打算,为下下个月的房租做打算,他肩上抗的东西太多了。叶修孤身一人加入了我们的生活,吃住都和我们在一起,多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再加上叶修的一张嘴,经常噎死人不偿命,我很爱看哥哥被他嘲讽了一句然后说不出话来的表情。

这时候叶修会促狭地朝我眨眨眼,我们之间好像有了一种突然的默契,哥哥说这就叫引狼入室,善良的沐橙被坏蛋带得学会卖哥哥了。


五.

哥哥和叶修开始没日没夜地钻研一个叫“荣耀”的游戏。

叶修最开始也没有那么兴趣盎然,但哥哥拖着他下水,哥哥说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。叶修好像也被说服了,于是两个人不需要代打赚钱的时候,就都泡在荣耀里钻研装备、技能。

跟在这两个人身边那么久,我要是一点也没有兴趣是不可能的。最近语文课上一直在背古诗词,我就顺手给哥哥新练的小号取了“君莫笑”这个名字。

哥哥看起来很满意,摸着我的头说,比上一个名字看起来是用心多了,沐橙还是对哥哥更好嘛。

我用余光看到他好像得意地瞪了叶修一眼,这两个人就爱这样,为一点可笑的小事斗来斗去。比如说那个什么竞技场,哥哥还特意弄了个本子给我保管,记录他们的每一次输赢。我一边吐槽着两个人太较真,又一边悄悄希望哥哥能赢。


六.

初二的期末考试结束后,我们班放学很早。班主任交代了几句接下来几天的安排就早早放我们回家了。

家里好像没人,我放下书包就往阳台走去,想着早些开始准备晚饭。突然听到好像有什么动静,于是我就从隔离着阳台和屋子那扇门上的小窗望了一眼。

我看到哥哥和叶修亲密地抱着对方,正在亲吻。

我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哥哥那么温柔的神情。哥哥对我说话时,表情常常是温柔的,但今天他的神情就像,就像班上女同学看的那些爱情电影里面,男主角望着爱人的神情。

我红着脸逃回自己的小屋。

那天哥哥和叶修也没问我为什么早回来,他们什么也没有说,我就什么也没有问。

晚饭的时候,哥哥对我宣布,他和叶修就要做职业选手了,陶哥已经把合约准备好了。

“以后就等着你哥在荣耀里叱咤风云吧,某些人沾光就让他沾沾光吧。”

“哟,合约上谁是队长谁是副队长来着啊?”

“滚滚滚!哥是这种在乎身份的人吗?”

听着他们拌嘴,我在心里偷笑,这样真好,哥哥和叶修、哥哥和叶修还有我,我们三个人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吧。

就好像,我有两个哥哥一样。


七.

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一切美梦击得粉碎。

我仍然不能完整地回忆起那一周是怎样过来的。我整整一周没有去上学,几乎不吃不喝地缩在床上,白天醒来意识到哥哥不在了,一直流泪到深夜疲倦地睡去。

我很少哭,但是我不能想象我唯一的亲人、陪伴我那么久的哥哥、马上就要实现他自己梦想的哥哥,就这样离开了。

一定不是这样的,哥哥怎么会突然不在了呢?

一直到叶修带着我在那块冰冷的墓碑前放下第一束花,我才真正清醒地意识到这个残酷的事实。我抱着叶修嚎啕大哭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抚摸着我的头发,像哥哥经常做的那样。

哥哥下葬后的第一天晚上,我浑身冷汗地从噩梦里醒来。我看到叶修靠在床边,望着窗户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许久以前在孤儿院的那个晚上感受到的恐惧又回来了,我抓着叶修的手,对他说,你不要走。

叶修回过头,好像有点诧异我为什么会这样说,然后下一秒他把被子给我盖严,用我听到过的他的最严肃、最认真的声音说,我不会走,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哥了。


八.

叶修去了嘉世,我也读了寄宿高中,那个贮存了许多美好记忆的小出租屋,就这样被弃之不理了。

周末叶修会来接我,我们像真正的兄妹那样游荡在学校或是俱乐部旁边的大街上。然后我们回到俱乐部,我做作业,他接着荣耀,到后来他也开始教我打荣耀。

我说不上为什么提出这个要求。我说,叶修你教我打荣耀好不好。

叶修什么也没问就答应了。也许我只是想替哥哥实现他的梦想,和叶修一起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。也许我只是单纯地以此来怀念哥哥。也许叶修也是。

总之,枪炮师沐雨澄风在斗神一叶之秋的一对一指导下,终于达到了能够跻身职业选手级别的水准。

如果有人问起我,你到底有多喜欢荣耀,我也还是说不上来。我喜欢这个游戏,真心实意地喜欢它,但理由好像又不是因为它设计精巧、人物多样、有挑战性,而是这个游戏已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。

更何况,还有那未实现的目标。


九.

值得讽刺的是,从我站在叶修的身边以后,嘉世就再也没能延续前三个赛季的辉煌。

有时晚上躺在床上,我会想,如果是哥哥在这里,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?

我不是看不出刘皓这群人的龌龊想法,但是我不在乎。我只要好好在叶修身边打游戏,做他最好的帮手。

有时看到他房间里很晚还亮着的灯光,我又会情不自禁地想,要是哥哥会怎么做呢?哥哥是最理解叶修的人,他一定不会冠冕堂皇地劝他不要太拼,而是会全力以赴地帮助叶修一起实现梦想。

那么我也会这样做。

所以我从不会劝叶修,他向来是个无比了解自己的人,我只要在他又一次熬夜的时候给他泡一杯绿茶,听秀秀说她当医生的妈妈总是这样做的。

然而我在叶修身边努力地打着酱油,还是没能阻止嘉世将他逼走的结局。


十.

新队长孙翔嚣张的样子,我越看越不顺眼。

跟叶修抱怨的时候,他却很理解似的说,孙翔是一个有天才的选手,他有资本骄傲。只是,来嘉世不一定是他发挥才能最好的平台。

叶修这个人就是这样,他会为挤走了自己的对手说话,即使是对刘皓这样的罪魁祸首,他也只是宽容地笑笑。

我做不到叶修那样看得开。我只想打好接下来一年半的比赛,然后尽快地离开嘉世。

然而当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,竟还是感到了一丝不舍。

陶轩跟我的最后一次谈话,他说沐橙,我知道你对我什么看法,我也无意去改变它。我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你哥。

是啊,当初约定一起组建战队,一起建立王朝的三个好朋友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

时间是最好的魔术师,它会把梦想变质,使友谊断裂,让离别永恒。


十一.

与轮回的决战前,叶修与我一起看轮回以前比赛的录像。

“紧张吗?”叶修问我。

“你呢?”我反问道。有些话不需要多说,就已经能够明白了。这一场比赛,我们要赢,我们会赢,我们必须赢。

我看着自己灰掉的头像,默默在心里说着,接下来就交给你了!

我相信叶修会做到,他一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,在演练过无数次的各种配合场景中,他从来没有让我失望。反倒是我,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失误,导致不理想的结果。

而这一次,我不再是他身边打酱油的角色,从战场上只剩下我们两人开始,我就知道叶修要做什么了。最后的一记热感飞弹,我完成了主攻,策应的人变成了叶修。

他果然又一次没有让我失望,他用六点五秒的胜利,完成了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逆转。

荣耀!

沐雨澄风和君莫笑站在了荣耀最高的领奖台上。


十二.

叶修决定退役了。

果果本来想劝他留在战队里,毕竟兴欣的运作还很不成形,对于这一整套体系,没有比叶修更加熟悉的人。

然而他是真的累了。他真的需要休息了,我对果果说。向来善解人意的老板娘也终于没有再劝,叶修终于可以从他拼搏了十年的职业赛场中走出,回家去弥补年轻时犯下的幼稚错误了。

而我也要接过他手中队长的指挥棒,真真正正地担负起一个战队了。

我送他去机场的那天,H市下着小雨,空气清新得把人的心情也带得舒畅了起来,即使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。

我对他说,果果说得对,你是该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了。

怎么,嫌弃你哥大龄宅男啊?

单身狗了这么些年还没够呀?

你哥眼光高嘛,要娶也得娶个荣耀的顶尖高手才行。比哥还高的高手哪里找?

他会希望你幸福的。

有一瞬间的沉默,然后叶修习惯动作地揉了揉我的头发,说:

你以后就明白了,遇上了对的人,一辈子爱一次就够了。


十三.

“下面请新娘在家人的陪伴下走进大礼堂。”

今天是我的二十八岁生日。

我的另一个哥哥、被誉为“荣耀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职业高手”的人,挽着我的手臂,缓缓走过洒满玫瑰花瓣的红毯。

我看到果果的眼眶又红了,她已经当了妈妈,不能给我做伴娘了。她的一岁半的小鬼头正趴在老魏的肩膀上开心地拍着巴掌。我看到唐柔和秀秀穿着伴娘服微笑地望着我,还有宾客席上的职业选手们,此刻正都坐在“娘家人”的席位上鼓掌。

红毯的尽头,正站着一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

短短的半分钟里,有无数回忆涌上心头,我好像把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无数的片段都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。

最开始是怎样认识他的呢?

哦,好像是因为他偷偷背着家里跑来兴欣看叶修吧,还浪费了我一个自制的烟花筒。

那时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,原来叶修的脸也可以有这么一本正经、五好青年的样子。还有,他貌似物理学得不错,拿着破掉的烟花筒给老板娘讲解,把果果说得一愣一愣的。

后来叶修退役以后,兴欣和微草在微草的主场B市比赛。我看到叶修旁边还跟着一个人,叶修笑了笑解释道:“这不是某人想要你的电话号码吗,看着他苦苦哀求的份上,就施舍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我看着叶秋一脸想揍叶修却又不好意思发火的复杂神情,感到十分好笑。

“苏沐橙小姐,那就给我个机会给你再做一个礼花筒吧?”


十四.

故事就从那开始了。

最开始跟叶秋出去约会的时候,我都忍不住笑场。看着叶修的脸,实在是没有办法好好谈恋爱。

但很快我发现叶秋与叶修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比如说,叶秋禁止我吃泡面,他会给我详细讲解泡面的十八种危害,然后在我回H市前用B市著名小吃塞满我的箱子。他也从来不抽烟,在严于律己这方面他的严谨程度堪比张新杰。

他也几乎不讲垃圾话,嘲讽这种体质好像只有面对叶修时才会被激发出来。他对荣耀一窍不通,但是渐渐地他竟然知道了枪炮师的低阶技能有哪些。“啧啧,这才是爱的力量,看见没有。”叶修评价道。

“我这个弟弟虽然不争气,但是人还是很靠谱的。”叶修严肃地对我说道。

有时叶秋又很像叶修,他会在兴欣战绩起伏大的时候打来电话扯东扯西,他的业务有让他焦虑的事情却从来不向我提及。他的一些幼稚的关心方式,却像温暖的涓涓细流一样,一直流到我的心里去。

他也有点像哥哥,他会为十年之后的事情做好打算,比如他后来告诉我,第一次跟我约会的时候,他已经把我们的孩子要上哪个小学想好了。

我退役的那一年清明节,叶秋和叶修一起来到了H市。看到这两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哥哥的墓碑前,我忽然觉得很感动,在哥哥离开后,还有一个最关心我的人,而现在我已经找到了最爱我的人。我想,哥哥如果现在会笑,一定会像那张照片上笑得那样灿烂。


十五.

叶修拉着我的手,交给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

“不许欺负沐橙啊,否则我可是会狠狠修理你的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”荣耀教科书严肃道。

“你这混账哥哥总算干了件好事。”他的孪生兄弟说着,接过我的手,与我十指相扣。

“这些年辛苦你了。”我对我的另一个哥哥说。

“哪儿的话。”叶修微笑道。


END


评论(9)
热度(159)

© 且听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